首页 »

第九次金砖国家首脑厦门峰会即将召开,金砖国家正面临怎样的世界经济新变局

2019/10/10 6:38:30

第九次金砖国家首脑厦门峰会即将召开,金砖国家正面临怎样的世界经济新变局

“金砖四国”的概念于2001年11月由美国高盛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奥尼尔在《全球需要更好的经济金砖》一文中首次提出,并且高盛公司于2003年10月发表一篇名为《与金砖四国一起梦想》的研究报告,该报告分析并预测,2050年世界经济格局经历剧烈调整后,金砖四国将悉数进入全球前六大经济体的行列,排名是:中国、美国、印度、日本、巴西、俄罗斯,此报告使得全球的注意力被金砖国家所吸引,为未来金砖国家友好合作机制创造了机会。

 

近几年,金砖国家GDP占世界GDP的比重持续上涨,2016年金砖国家GDP占世界GDP的比重为22.39%。目前,金砖国家已经联合举办了8次金砖国家首脑峰会。2017年9月4日,第九次金砖国家首脑峰会将在中国厦门召开。然而当今,全球经济合作的趋势已经发生了变化,取而代之的是以欧美等发达国家为代表的国家强调的贸易保护主义思潮,以及其与自由贸易主义相偏离的政策。

 

过去一直以来,欧美等西方发达国家一直是全球化的主导者。从十五世纪地理大发现开始,欧美等西方国家开始跨越国家和地区的界限,将全球的物质资源和人力资源进行联通,并且伴随着国家新自由主义的思潮,资源得以在全球范围内得到更有效的配置。

 

美国的霸主地位正得益于全球经济一体化。美国在世界上的经济强国地位主要是由其在二战时依靠兜售军火,而又凭借租借条约和怀特法案积累了大量财富而得到巩固。而后美国依靠布雷顿森林体系和马歇尔计划这两个重要的标志性事件,确立了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霸权地位,并利用马歇尔计划对遭受战争破坏的西欧各国进行经济援助。布雷顿森林体系和马歇尔计划促成了西欧的自由贸易体系,促进了全球经济向一体化合作迈进。

 

1944年7月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布雷顿森林国际货币金融会议上签署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协议和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协议,确立了美元和黄金直接挂钩、其他国家货币和美元直接挂钩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成为国际货币体系的中心。1947—1951年实施的马歇尔计划进一步加速美元的国际化,美国通过提供贷款给欧洲国家帮助促进欧洲经济的复苏、减轻西欧战后的重建问题、转移国内过剩产能以及扩大美元在国外流通规模和流通范围,增强欧洲对美元的依赖和欧洲美元市场的形成以及美国与欧洲的贸易。

 

尽管最终布雷顿森林体系因不能够维持美元的汇率而于1971年解体,浮动汇率制度成为主流,但这仍不影响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作用和已建立起来的制度安排,以及各国仍需利用前期已积累的美元外汇储备进行贸易结算。美元依靠其作为国际货币的“惯性”特征和“自然垄断”特征继续保持着国际货币体系的主导地位,并依靠美国强大的政治和经济力量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继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但与以往不同,现今伴随着民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的思潮,地缘政治的风险进一步加大,全球经济一体化进入“盘整期”,各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开始抬头,反移民浪潮也开始上升。

 

美国特朗普上台、英国脱欧公投、法国公投和大选、意大利宪法公投、德国公投、西班牙公投,社会政治的民粹主义占了上风,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反移民政策的推行等使得全球经济形势变得错综复杂,而过去国家之间劳动力资源的相互流动曾被认为是全球化的第三次浪潮,反移民政策使得经济全球化的进程受到阻碍,过去形成的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格局面临着严重的挑战。

 

其实早期也存在反对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呼声,只是因为参与的主体和目的都具有多样性,问题并不集中,并未对发达国家政府决策产生重大影响,最多也只是加强了会议的安保防范,因此并未得到人们的重视。二十世纪末期针对全球化的抗议活动,例如绿色环保组织反对破坏环境、劳工组织呼吁提高工人待遇等,这些组织把环境破坏、工人待遇下降简单化地归罪于全球化,从而抗议相关国家加入全球化进程。事实上这是一种误判。环境破坏、工人待遇下降应该是资本过度追逐利益的结果,而不是全球化引起的。

 

2016年美国特朗普政府推翻了前政府一直推行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并且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三国政府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规则进行重新谈判,欧盟2016年6月发表了《欧盟对华新战略要素》,从这些事例可以看出,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已进入盘整期,多国贸易协定已出现重新谈判的情形,而贸易保护主义开始抬头,各国开始收回对国家主权的控制,因为全球经济一体化意味着国家会减少与外部经济往来的限制,或者把这种限制权交给国际组织,因而被看作是国家放弃部分主权。

 

英国公投脱欧,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愿意继续接受欧盟各种规定的“管辖” ,不愿将本国的经济管理权交给欧盟机构,而是要依据宏观经济形势按照本国的经济利益最大化和国家意志做决策。面对全球经济的新局面,德国经济部长加布里尔对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的进展并不看好,他认为美欧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谈判中很难达成一致。而已生效多年的北美自贸协定又受到美国的质疑,现又重新回到谈判阶段。从以上情况来看,西方大国的国家领导人支持全球化的立场都在退缩,转而走向“国家主义”。 

 

因此,在新的全球经济形势中,金砖各国如何通过更好的合作以共同面对全球经济形势的变动,是未来金砖国家合作面临的重大课题。 


作者为《金砖国家发展报告》主编/复旦大学教授